国产一级黄色网站

日本收到來自云南的“真心口罩”

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
發布日期:2019-09-22 文章來源:《環球》雜志 作者:快裕達 點擊量:
日本收到來自云南的“真心口罩”
    “今天收到了來自云南的口罩,當口罩拿在手中,我切切實實感受到了春蕾班孩子們的真心。”日本云南聯誼協會會員遠藤說。
《環球》雜志記者/郭丹(發自東京)

  日本新冠肺炎疫情自8月初大幅反彈,到9月7日,累計確診病例總計已超過7萬例。數月中,隨著中日疫情形勢變化,兩國之間也經歷了一段“風月同天”的互助時光。
  “今天收到了來自云南的口罩,當口罩拿在手中,我切切實實感受到了春蕾班孩子們的真心。”日本云南聯誼協會會員遠藤說。
  “當世界共同面臨巨大困難的時候,收到了來自云南孩子們的口罩,宛如春日陽光讓人無比溫暖。人類加油!”日本良品計劃(無印良品)公司會長金井政明說。
  5月以來,位于東京的日本云南聯誼協會不斷收到日本各地會員的來信,感謝中國云南的孩子們為他們寄來防疫口罩。

“春蕾女孩”寄來口罩
  4月初的一天晚上,日本云南聯誼協會理事長丁惠蘭在東京接到一通來自中國大理的電話。“阿姨,我和同學們商量好了,想向協會和幫助過我們的日本援助人獻愛心,正在準備捐贈口罩。”來電的是昆明女子中學春蕾班2017屆畢業生夏雨。
  當時,日本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防疫物資緊缺。
  “聽到她的話,我心頭不由一熱,又是驚喜又是感動。”丁惠蘭說。由于不想讓孩子們破費,丁惠蘭在電話中再三婉言謝絕,但孩子們決心已定。夏雨說,日本友人在她們最困難的時候給予幫助,“現在日本出現疫情,我們怎么可能無動于衷、袖手旁觀呢?”
  于是,在很短時間內,夏雨和同學發起的募捐活動就收到了233名學校畢業生的捐款。日本云南聯誼協會友人全力協助,迅速用這筆捐款購買了15000只口罩并分批寄往日本。
  這15000只口罩,不僅回饋給了那些曾經援助過“春蕾女孩”的日本友人,也送到了日本埼玉縣縣廳、名古屋市教育委員會、日本醫療法人健貢會東京診所等更多需要幫助的日本機構。
  丁惠蘭說,這次捐贈口罩的春蕾班畢業生中,有的已經畢業十多年,“終于有機會能為自己的資助人做點什么了”是孩子們傳達的共同心聲。

一場災難和一場跨國助學
  故事要從24年前云南籍在日華人丁惠蘭返鄉抗震救災講起。
  1996年2月3日,云南麗江等地發生7級地震,33萬棟房屋倒塌,近40萬人失去了家園。身在日本的丁惠蘭見家鄉受災,便開始四處奔走,為云南募捐。丁惠蘭說,地震發生一個月后,她募集到了150萬日元,還有大量衣物,又取出自己積攢的150萬日元,然后帶上這些錢物飛到了云南。
  “既然已經來了,我就想著一定要把這筆捐款用在刀刃上,幫到最需要幫助的人。于是,我向當地政府和教育局的負責人了解情況,爭取能到重災區,特別是一些受災的學校看看。當時,很多通往山區的道路還沒修好,公共交通也中斷了。朋友們和我一起租了輛車,裝著物資,向麗江市玉龍納西族自治縣鳴音鄉進發。”丁惠蘭回憶道。
  鳴音鄉與玉龍雪山距離很近,屬高原地區。丁惠蘭說,從麗江出發,盡管只有40公里,但由于山路崎嶇,他們開了4個多小時才抵達目的地——鳴音鄉小學。
  由于天色較晚,丁惠蘭和朋友們只能留宿在學校。“那晚,老師燉了一鍋雞招待我們,把學校最好的一間房留給我們住,還燒了炭火給我們取暖”。
  盡管有炭火,丁惠蘭還是凍得一夜沒怎么睡。第二天天剛蒙蒙亮,丁惠蘭就聽到外面有敲石頭的聲音。隔著窗戶仔細一看,幾個約莫五六歲的孩子,在用石頭打火準備幫老師點柴燒飯,煮的是一鍋玉米面糊糊,連蔬菜都沒有。粥剛煮好,孩子們就爭相舔著碗,把粥喝得精光。“當時我的眼淚就下來了。”當思緒拉回20多年前,丁惠蘭忍不住哽咽起來。
  “那次的經歷深深震撼了我,我把帶來的所有錢物全部捐給了那里,想著一定要幫幫這些孩子,至少要讓他們小學畢業。沒想到的是,那一次援助成了我后來公益之路的開始。”丁惠蘭說。
  從云南回到日本后不久,丁惠蘭成立了“綠葉基金會”,讓更多日本友人有了一個渠道,可以對云南少數民族地區的兒童進行“一對一”幫扶。
上頁12下頁
理性發言,文明評論~
  • 全部評論(0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相關文章

客服微信
官方微信
13686683243
返回頂部